• 池官华 一生爱唱客家山歌

    2018-12-28 12:30:08

    池官华 终身爱唱客家山歌 石岩原创客家山歌剧《应人石传说》剧照,女主角在唱山歌。(材料图片) 池官华期望石岩客家山歌能被一代代传唱下去。 宝安日报记者 郭航 摄 阿妹哟,山

      池官华 终身爱唱客家山歌

     

    石岩原创客家山歌剧《应人石传说》剧照,女主角在唱山歌。(材料图片)

      

     

    池官华期望石岩客家山歌能被一代代传唱下去。 宝安日报记者 郭航 摄

      “阿妹哟,山歌要唱花要贪。阿妹哟,人无两世活人世……”3月的一个下午,在石岩大街塘头社区塘头新村的家中,77岁的池官华悄悄哼唱着山歌《人无两世活人世》,窗外只要不时传入的鸟鸣和伴随着和风悄悄晃动的树影,韶光似乎凝结在陈旧的曲调中。这位被石岩人称为“客家山歌王”的白叟,是深圳石岩客家山歌省、市、区三级传承人,在古稀之年,他依然以传承客家山歌为己任,期望把客家山歌的美传递给更多的人。

      唱山歌 作业之余的解压法宝

      谈起深圳的客家山歌,池官华是绕不开的人物之一。深圳客家山歌包含石岩山歌、大鹏山歌、盐田山歌和龙岗皆歌等,因深圳自然环境和人文环境的不同而独具特征。客家人以山歌的方式歌唱劳作,歌唱日子,抒发情思,鼓舞斗志,文娱身心,为中国民间音乐和客家民间艺术的传承和展开不断增添着鲜活的元素。2007年1月,深圳客家山歌当选深圳市榜首批非遗维护名录;同年7月,石岩山歌当选广东省第二批非遗维护名录;2008年石岩山歌代表性传承人池官华成为石岩客家山歌省级传承人。

      “客家山歌是客家人的文明品牌,也是我终身的喜好。”聊到山歌,池官华略显污浊的双眼就会散发出光辉。他自小就对客家山歌情有独钟,9岁起跟着爷爷一辈的家人学唱山歌。长大后,他曾当过广播员和赤脚医生,进过文艺宣传队,当过厂长,最终从政府部门退休。他经历过多种社会人物的改变,专一不变的是对山歌自始自终的酷爱。就像现在的年青人喜爱去KTV歌唱相同,唱山歌是池官华作业之余的解压法宝,逢年过节,他还会到邻近的山歌会一展歌喉。

      上世纪50年代,在石岩区域盛行的山歌会让拿手山歌的池官华获封“石岩客家山歌王”。彼时,石岩的乡民在逢年过节时,都会在村与村的接壤之处举办山歌会“驳山歌”,各村派出“种子选手”轮番对唱,直至一方无法对出歌,就算另一方胜出。这既是各村年青人可贵的交际“盛会”,也代表着一个村的荣誉。正是在这样的山歌会上,池官华屡次代表本村出战并取胜,“山歌王”的称谓便渐渐传开。但是,客家山歌在“文革”期间受到了批评,山歌会随即被撤销,直到上世纪80年代才被从头“正名”。自此以后,会唱山歌的人越来越少,年青一辈中更鲜有山歌喜好者,“现已好多年没有山歌会了。”池官华不无遗憾地说。

      承受拜访

      发掘出多种演唱曲调

      “你们的山歌才是最正宗的,咱们的山歌都带有闽南语的滋味。”台湾客家山歌团团长姜云玉曾这样对池官华说。石岩客家山歌与其他民歌相同,是在劳作的过程中发生的,因而山歌中反映劳作内容的许多。最精彩也最精华的一部分应该说就是客家情歌,占客家山歌很大一部分,撒播下来的情歌并不庸俗。据池官华介绍,石岩客家山歌在品种和体裁上有山歌号子、爱情山歌、抒发山歌、尾驳尾、戏谑性、虚玄歌、逞歌、猜谜、衰歌等,其体现方式主要有赋体山歌、比方山歌、起兴山歌、叠字山歌、双关山歌等。赋体山歌直言陈说,所体现的人和事有形有影,如一幅幅生动的白描画。

      2008年,石岩大街文体中心对池官华等5位不同演唱风格的老演员进行拜访,共发掘出演唱曲调22种。这些曲调基本是四句和五句七字体,榜首、二、四句押韵,大多一字一音,偶然也有一字多音,演唱方式多种多样,能够个人自唱,也能够两人遥相呼应。因为石岩客家山歌是在当地的羊台山下发生的,常呈现在深山密林或田野山坑,为求传得远、听得清,一般腔调高扬,声响漫长。其最高音往往在榜首句中就呈现,起到先声夺人或呼喊的艺术作用,然后逐步下行至主音完毕,这对研讨古代音乐及客家山歌乐律艺术的特征具有必定的参考价值。

      此外,石岩客家山歌对研讨客家先民一千多年前先后五次大迁徙过程中,长期以来与当地土人共处、相互扬长避短、与南边各地的土语山歌相互混化与影响的前史具有十分重要的含义。经专家论证,池官华代表演唱石岩客家山歌具有重要的前史价值、文明价值和社会价值,对研讨古代音乐、客家山歌乐律艺术及语言特征具有必定的参考价值。

      最期盼

      开设训练班传唱客家山歌

      进入21世纪后,池官华再一次寻到了高唱客家山歌的舞台。2001年,在第七届“羊台之光”系列文体活动中,初次参赛的池官华以演唱客家山歌取得一等奖,尔后屡次获奖;2004年,在以“客家山歌唱先进”为主题的送戏进社区活动中,时年66岁的池官华走进8个社区巡回演出,为近10万居民展示了客家山歌的魅力;他填词创造了《“三个代表”暖人心》《先进性教育好主张》《十唱石岩变了样》等一系列新山歌,用通俗易懂的客家语言表达了对先进性教育活动的赞许;在成为石岩客家山歌省级传承人后,池官华屡次参加客家山歌的讲座、论坛,介绍石岩客家山歌的特征;2010年,他取得深圳市“老有所为”榜样长者称谓,同年当选为宝安区民间文艺家协会理事;2013年,石岩官田校园正式成为石岩客家山歌传承作业基地,池官华也成了校园的“常客”,为教唱山歌的教师和学唱山歌的学生们解惑……

      2008年,由本报牵线,龙华“客家山歌王子”曾宪元来到池官华家中拜他为师。“他唱得很好,前后跟我学了一年多,现已班师啦。”池官华对这位爱徒很赏识,向记者一再夸奖曾宪元的歌喉。

      但是,曾宪元是池官华多年来专一的学徒。和许多非物质文明遗产传承人相同,池官华也面临着失传的窘境。池官华介绍,与一般歌曲不同,石岩客家山歌虽然有相对固定的曲调,但每首歌曲都会因歌词的发音不同而有所改变,“会说本地客家话的人,才干唱出这种差异。”此外,山歌的歌词多是即兴创造,传统歌词内容与现代日子又相距甚远,“年青人说听得起鸡皮疙瘩,不愿意学。”为此,他主张由政府牵头建立石岩客家山歌训练班,从每个社区选择合适唱山歌的人才,一致进行训练教育;一起,多展开山歌进校区、厂区、亚洲杯投注盘口社区的活动,把山歌的魅力介绍给每一个人。“期望在做好维护的前提下,促进客家山歌的传承展开,让山歌后继有人、发扬光大,一代代传下去。”池官华这样期盼着。

      宝安日报记者 王悦